欢迎来到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登录 | 注册

越秀山情怀故事首页    >    越秀山情怀故事

关注富力公众号

官方APP下载

iOS客户端请前往 APP商城搜索“广州富力”

中超积分榜

排名球队
1广州恒大
2上海上港
3天津权健
4河北华夏
5广州富力
查看更多

中超射手榜

排名球员
1扎哈维
2武磊
3 拉维齐
4 高拉特
5斯蒂夫
查看更多

    越秀山情结系列——中国足球永不过时的“志行风格”

    来之:富力足球俱乐部      时间:2015-08-31      点击:1429

    乌鸦贝利与容志行

     

     


        他是“南派足球”的集大成者,他是新中国唯一一个达到“球王”称号的人,他是广东足球的推动者,他是目前中国足协的副主席。
        他是在越秀山这块沃土上成长起来的,他是在越秀山这里被球迷所熟悉的。
        他就是容志行。
        容志行的幼名叫做“海生”,“志行”是容志行母亲在他入小学念书前起的学名——“做人要志在必行!”
        时至今日,“志行风格”依然是中国体育界的典范。

    容志行的技术精益求精

     


    年立志:父亲兴趣诞天才


        1948年秋,一艘从中国开往印度的英国“沙丹拿”号油轮,行使在印度洋上。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大海上的海船好比一个摇篮。一个稚嫩的小生命“呱呱”降生在船上的统舱里。暴风雨掀起的风浪,吓坏了统舱中的旅人。容宝琛夫妇却显得从容。容宝琛抱着刚出生的儿子,对妻子说:“他就叫海生吧。就象那些海鸥一样。”


        当海生准备入小学念书前,母亲又给他起了一个学名——容志行。“做人要志在必行啊!”母亲的叮嘱,让少年容志行一生铭记在心。   


        1958年仲夏的一天傍晚,广州宝岗球场附近一条名为“牛奶厂街”的尽头,一场街头足球赛激战正酣,其中一个黑瘦的男孩吸引了一群观战者的目光:他的盘球、过人动作连贯,表现抢眼,球一到他脚下,对方三、四个人来抢就是抢不走。他的速度不是很快,却很会掌握时机,异常灵活。


        “志行!” 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女人的叫喊,小鬼一溜烟跑开了。这男孩就是容志行。推开家门,他的脖子上还淌着汗。“让妈看看你的脚板。”儿子立即坐在母亲面前,脚心朝上,迅速又放下。这几年,容志行一有空儿就跑出去,和小伙伴们一起玩球,一双小脚板时常被石块、碎瓦碰的青一块、紫一块,做母亲的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进门先看脚,母子已达成了默契。


         “踢足球不是玩的,损伤点皮肉算什么。”每逢看脚时,父亲总要说上一句,有时高兴了,还会讲一段球经。容家本来住在解放北周家巷。在容宝琛带领下,容志行4、5岁起就经常在越秀山半山腰或中山纪念堂附近的空地踢皮球了,小小的皮球给了他们无穷的乐趣。迁到“牛奶厂街”后,距离家门口几十米的宝岗球场就成了父子经常去玩的地方。小志行更是如鱼得水,只要有球就能和同龄或更大的孩子们一起踢它个天昏地暗,很快就名声在外。

    1971年5月,容志行(前排右一)在越秀山下打出名堂,在广东队对古巴队的友谊赛中一传一射。

     

     


    体校启蒙:先天不足后天补


        容志行的球技在“牛奶厂街”独树一帜,也惊动了宝岗业余体校的足球教练。


        一天上午,容志行被卢柱建教练叫去,安排他第一次参加业余体校的编组比赛。容志行个子瘦小,列队站在“正规军”里看起来并不起眼。打起比赛来,容志行的表现却让人眼前一亮,他司职中卫,视野开阔,球路多变,有一种“大将风度”。教练犯了难:小志行的足球天赋绝对是罕见的,但对他发育不良的身体只能摇头无奈。但最终,教练还是决定吸收容志行进体校。


        由于体格偏于瘦弱,有时运动量超过负荷,别的孩子晚上睡一觉就能恢复,容志行第2天却脸色发青、浑身发软。先天体质的羸弱,是容志行自身难以掌握和改变的,球场上优胜劣汰的奔跑竞争,反倒促使少年容志行在训练中投入了更多的热情和心力。


        青少年参加足球训练由于体能消耗大,所以必须及时补充营养。那时正是国家3年困难时期,容家日子过的并不富裕,容志行难得一饱。父亲带领全家搞副业,房前房后种庄稼,到远郊挖野菜,到河沟里捞鱼,还经常入不敷出。在那艰苦的日子里,对在体校训练晚归的容志行,吃晚饭时母亲常给他多留一口。看到全家都在勒紧裤带,容志行有时会难过得难以下咽,但足球已成为这个瘦弱少年心中全部美好的寄托。


        在宝岗体校的5年,容志行除了练就了出色的个人基本功,最开心的就是经常能在教练的带领下,从宝岗步行到越秀山体育场,观看当时广东队参加的全国甲级联赛的比赛——杨霏荪的凌空抽射、关辉舫和黄福孝的配合过人、廖德营的交叉跑位....这些小志行都烂熟于心,回来就模仿苦练变成自己的技术养分。

     

    1979年,广东队第一次获得全国甲级联赛冠军,在越秀山合影。(容志行后排左二)

     


    进专业队:力排众议识明珠


     

        寒来暑往,容志行已经16岁了,他好学、上进,读书成绩上乘,象棋、围棋也颇有水平。对足球的痴迷,让少年容志行将绿荫场上的艰苦、疲累视为乐趣。1964年的夏天,容志行又将面临一场考试,这是他足球生涯的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那一年,新组建的广东工人足球队在西村工人体育场招兵买马。容志行满怀希望地前去应试。一组体能测试下来,他的成绩排名要倒着数,教练摇头了,容志行心里凉了半截。当时他的各项指标是:身高1米62,体重41公斤,百米跑15秒2,30米冲刺5秒1,立定跳远1米9。这等体能水准,还不及一般发育健全的少年。


        但接下来的“试脚”,容志行开始冒尖,并引起了场外李文俊教练的注意。容志行是否能够入选,在主考教练们之间引起一场严肃的争论。多数意见是:容志行体质差、速度慢,对一个足球运动员来讲是先天不足,很难成为可造之材。但李文俊看了容志行的“试脚”,发现他速度虽慢,但判断准确,意识好,对球路的预见性好,最终力排众议让容志行留队试训。


        这个结果并没有让年轻的容志行松口气。因为他明白,前面的路充满了挑战和风险。就象走路要靠两条腿一样,要想在绿荫场上有所作为,技术和身体需平衡发展,容志行开始加码练力量,努力改善自己的身体素质。工人队的伙食足够保证营养,加上得到正规的训练和李文俊教练的悉心栽培,容志行的进步一日千里。

     

    容志行在越秀山参加省港杯时突破对手包围

     

     


    文革浩劫:足球生涯险夭折


        1966年初,容志行加入正当第2次重建的广州专业足球队,师从林效才教练。对来之不易的训练环境,容志行格外珍惜。那时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然而,一场风暴突如其来——“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政治风浪会那么深地影响所有人的生活。从“停课闹革命”、“革命大串联”,到停工、停产,容志行所在的广州队被逼解散。由于埋头苦练,他也被扣上“白专道路、技术第一”的帽子,不得不挂靴停止训练。


        不久,容志行被下放干校进一步“改造”。这使得年轻的容志行心里苦闷极了。在那个每时每刻都强求人们表明心迹的年代,容志行内向的性格注定了他只能是一名“落后分子”。干校沉闷的环境,让他时常想起心爱的足球。于是,他开始偷偷地玩球。


        幸运的是,干校领导和同事们并没有制止阻拦他。胆子大了之后,容志行一有时间就在宿舍附近运球、颠球,对着墙练习射门。星期天,太阳还没出来,容志行就爬起来推上自行车赶奔广州市内,参加预先约定的业余比赛。赛后又立即赶回干校,往返近100公里,但容志行却乐此不疲。


        极端热爱足球的容志行也得到了周围同事的热心支持。平时多替他干一些活,好让他腾出时间练球。每逢星期天,大家还经常凑一点儿好的食物让他补充营养。

    容志行(前排右二)是中国足协现任副主席和执委会成员

    粤足重建:越秀山一战成


        1969年,陈汉粦教练重组广东队,由于大部分老将他退役,他不得不把不少年轻球员都招入队中,其中就包括容志行。20岁出头的容志行从此仿佛鱼入大海,他立志要把毕生精力奉献给足球事业。


        1971年5月,古巴国家足球队来穗访问,这是文革爆发后广州第一次举办国际足球比赛。容志行被告知立即参加备战。


        由于已经有长达5年时间没有再越秀山举办国际足球比赛了,中古比赛那天下午,越秀山体育场迎来了大量广州球迷,整个越秀山都爆棚了。


        受文革停训影响,广东队很久没有大国际比赛的经验了。这场比赛的配合难免生疏,特别是中场的组织急需加强。客队凭借南美足球的技巧,一开场就攻入一球。 到底换谁能扭转危局呢?陈汉粦在逐一衡量手中年轻球员的斤两之后,决定换上容志行一试身手。


        容志行的出场,引起一阵骚动,因为大多数球迷对陌生新手通常是抱怀疑态度的。但容志行不辱使命,一上场就运用出色的控球和跑位,打开了局面。在一次反击中,容志行传出一记高吊球,埋伏在门前的队友迎个正着,一射破网。终场前,容志行快速运球突破,大脚猛扫,又入一球,广东队以2比1赢得了这场国际比赛。


         “容志行,容志行!”观众把容志行围的水泄不通,他的名字不胫而走。越秀山的这一仗是容志行的“身价球”,他从此在广东队站稳了正选的位置,并因此打通了进入国家队的道路。

     


    南征北战:球王贝利交口赞


        1972年,容志行被年维泗教练选入国家队。此后,容志行代表中国队参加了第6、7届亚洲杯,第7、8届亚运会、1980年第22届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第12届世界杯亚大区预赛及决赛。而在代表广东队期间,容志行更是南征北战超过300场比赛,期间帮助广东队获得了1975年第三届全运会足球冠军、1979年全国足球甲级联赛的冠军——在专业足球年代,这是一个球员所能拿到的最高国内荣誉了。


        无论在广东队还是在国家队,容志行主要踢前卫、中锋和左边锋位置,是绝对的核心队员。整个职业生涯,容志行在越秀山打了无数场比赛,对手既有国内的顶级劲旅,也有国际上的一些强敌。在这些比赛中,几乎所有对手都被作为广东队核心的容志行的技艺所征服。


        1977年,中美关系缓和,双方体育文化交流日渐频繁。纽约宇宙队在9月份曾来华进行两场访问比赛。当时的中国足球给一代球王留下了深刻印象,除了盛赞防守自己的迟尚斌和守门员李富胜,在贝利眼中,中国队也有一名世界级的球员——11号容志行。赛后,贝利和容志行交换了球衣,容志行也在媒体中获得了“中国贝利”的美誉。


    球德服众:志行风格永流传


        驰骋绿茵18年,容志行代表广东队和国家队参加过百余场国际比赛,立下屡建战功。同时,容志行也为自己的足球梦想付出了很大代价。


        容志行左大腿那块2寸见方的疤痕,是1977年在北京举行的甲级联赛上,被对手一个明显的蹬踏动作而导致的。右膝下面的新疤,是1979年初在南亚一个国家比赛时,对手用一个“飞铲”动作“赠送”给容志行的。左足踝上有3个呈半圆形的黑色伤疤,那是1978年在南美一个国家比赛时被对手的鞋钉踏到所留下的......


        由于技艺高超,容志行在每一场比赛中,都被对方视作“危险人物”而重点看护,他挨踢受伤的次数就特别多。在中东一次国际比赛中,场上拼抢激烈,多次发生身体接触,火药味很浓。关键时刻,容志行带球杀入对方禁区,2名后卫从左右两边向容志行飞身撞来,被容志行变向闪开,两名后卫却撞到一块双双受伤倒地,已持球形成单刀之机的容志行见状立即停球,主动上前伸手将两个对手扶起。观众看见容志行放弃了绝好的射门机会,在片刻的惊讶之余,立即爆发起雷鸣般的掌声。


        他对挨踢受伤早习以为常,从不介怀。比赛之后常出现这样的情形:有人上门道歉来了,容志行先是一怔,接着,他腼腆地耸耸肩说:“事情过后就完了,没有必要那么认真。”

        对于裁判员的错判、漏判,容志行历来都宽宏大量,即使面对有意的“偏哨”,容志行也主张采取正确的途径去解决,而不主张和裁判斗气。面对有意的“黑哨”,容志行认为唯一正确的做法是尽力打好比赛,不受他的干扰。
        容志行良好的体育道德风尚和比赛作风被媒体总结称为“志行风格”,其影响已远远超过了体育界。直到30多年后的今天,“志行风格”依然被社会各界广泛传颂。


    爱球爱国:冲击世杯差一步


        从1979至1981年,容志行连续3年被评为全国10佳运动员。1980年初,在香港贺岁杯比赛中,容志行率领广东队以3比3逼平德甲冠军汉堡队,容志行的名字一时传遍省港。


        1980年12月至1981年1月在香港举行的第12届世界杯亚大区第四组的预赛上,由苏永舜执教的中国队先后战胜香港、日本、澳门、朝鲜等队获小组第一名,取得决赛资格。那几场酣畅淋漓的胜利中,人们看到了身为国家队队长的容志行的精彩表现。尤其是苦战120分钟以4比2力破朝鲜一役,中国队所进4球中有3球是通过容志行助攻。预赛结束后,容志行被授予“最佳进攻队员”奖。


        1981年10月,在该届世界杯亚大赛区决赛对科威特的一场关键性比赛中,容志行拖着刚缝了十几针、被纱布裹得密密麻麻的小腿上阵,并以一记头球首开纪录。容志行下场时候,全体观众起立鼓掌致敬,高呼“祖国感谢你,人民感谢你”。 最终,中国队那场比赛以3比0干净利落地战胜亚洲杯新科冠军科威特。这一胜利,极大地振奋了民族精神。当时,全国许多城市的群众自发结队游行,欢呼“振兴中华”的口号,容志行也成为人民心中的英雄。赛后,容志行获国家体委颁发的体育运动荣誉奖章。

    足迹画册


    老骥伏枥:不遗余力推粤足


       1982年,容志行退役。广东省足协与《足球报》于2月27日在广州举办了“容志行告别赛”,表彰他为发展中国足球运动作出的贡献。为运动员举办告别赛,这在中国体坛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退役后的容志行入大学深造,毕业后一度任教广东少年足球队,率领该队赴香港参加亚洲少年(U-16)足球邀请赛,以5战5捷夺冠。1984年,他被评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五年来杰出运动员之一。1991年任深圳市体委主任。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届代表大会代表,广东省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退休之后,容志行一直关注中国足球,尤其是广东足球的发展。2008年以来,容志行以广东万力名人俱乐部理事的身份参与广东社会足球和青少年足球推动工作,他还曾以顾问身份指导过广东队征战第十一届全运会。最近几年,他也不断关注中国的职业足球,本地各支职业球队的比赛他都在现场观看过。


        2003年,容志行当选为中国足协副主席。2014年中国足协改选,容志行继续当选为副主席。今年以来,容志行创立的广东民间足球促进会一直在推动广东草根足球的发展,创办了广东省足球联赛。在今年中国足球改革形势大好的背景下,容志行希望广东的足球人能同心同德,狠抓青少年培训,创造一个真正属于广东足球的新时代。

     

    他从70年代初起就是中国队的核心人物。

     

     

    容志行威水史
    1948年 出生在开往印度的英国“沙丹拿”号油轮上。原籍广东台山。1953年从印度回国。
    1958年 进入广州市宝岗业余体育学校儿童足球班接受训练。
    1962年 考入广州二沙头业余体校足球队,后入选广州市少年足球队。
    1964年 被选入广州工人足球队。
    1966年 被选入广州足球队。
    1969年 被选入广东足球队。
    1972年 被选入选国家队。先后参加了第6、7届亚洲杯,第7、8届亚运会、第22届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第12届世界杯亚大区预赛及决赛。
    1979年、1980年、1981年连续三年被评为全国十名最佳运动员之一。
    1980年 获运动健将称号。
    1981年 被评为世界杯预选赛亚大区第四组的“最佳进攻队员”。
    1981年 获国家体委颁发的体育运动荣誉奖章。
    1982年 挂靴后入大学深造,毕业后一度担任广东省青年队教练,后又任广东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
    1984年 被评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五年来杰出运动员之一。
    1991年 任深圳市体委主任。
    2003年 当选为中国足协副主席。
    2009年 被评为广东足球60年“十大杰出球员”。
    2014年 再次当选为中国足协副主席。

     

    上一篇越秀山情怀.“越秀山之王”彭伟国:这里,必将出现下一代广州球星!

    下一篇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