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登录 | 注册

越秀山情怀故事首页    >    越秀山情怀故事

关注富力公众号

官方APP下载

iOS客户端请前往 APP商城搜索“广州富力”

中超积分榜

排名球队
1广州恒大
2上海上港
3天津权健
4河北华夏
5广州富力
查看更多

中超射手榜

排名球员
1扎哈维
2武磊
3 拉维齐
4 高拉特
5斯蒂夫
查看更多

    越秀山情怀 | 任炜雄:并不是足球进步,而是人类进步

    来之:富力足球俱乐部      时间:2017-08-04      点击:193

    作者介绍

    任炜雄,职业球员生涯分别效力过愉园、流浪、南华、天天、驹腾和发景。1981年入选香港青年队和代表队,1990年代表香港参加北京亚运。退役后曾担任港队守门员教练。之后曾在东莞东城、深圳寅午和宝新担任教练工作,也曾经为职业球队作亚洲赛事的对手分析工作,2006年成功协助东莞东城以香港公司联华国际的名对加入港甲。2009年率领屯门普高顶替华家堡出战港甲保级成功。目前,他在东莞横沥镇开展青训工作,在省港两地之间积极推动草根足球。


      “并不是足球进步,而是人类进步。”
    ——1978年世界杯冠军的阿根廷主帅文诺迪,曾对足球在当今文明社会的发展作出这样的评价。广州足球走到今时今日与别不同的局面,其深厚的底蕴,若有心探索,也不难找到一些痕迹。


    足球文化不只有胜负

    广州足球自20世纪之初始在广州萌芽,经历了百年的潮起潮落、将出相入的悲欢离合,个中味道只有过来人自己明白。酸甜苦辣咸伴着足球人的喜怒哀乐,正如广州名店“致美斋”的出品——“式式俱备酱酱齐”。
        
    越秀山球场承载的不只是每场观战的球迷,也不仅仅与一城一池的输赢有关,而是一脉相承记载著广州球迷的集体回忆,其味道与北京、上海、东北、香港等地和而不同,别有一番滋味。
        
    眼下正当欧洲球市「透暑」换季,中国职业足球联赛踏入下半程,屡屡发生场内外争议不下的事件。上至足协和俱乐部的老总,下至球员、教席上朝不保夕的洋帅土帅、时而疯狂欢喜时而伤感冷漠的球迷、随波逐浪各式各样的传播媒体——各表各的立场,各执各的言词,就像当下羊城的天气,不但气温闷热阴晴不定,时不时来场倾盆大雨,唯球市“火气”难消。
        
    种种情况反映了中国足球随著社会文明的发展,球迷需要满足的再不是当年的“广州波”般低等要求。大家对中超的观赏和消费,已经采取了如对待世界杯一样的更高标准,高要求固然要有,但判断标准的设定既是艺术又不可脱离实际。职业联赛正正反映了联赛地区的经济状况。在商业运作为依归的俱乐部层面,竞技层面的提升离不开用财力解决问题。但是在“足球文化”的这个环节,它反映的却是这个国家的足球底蕴的沉淀,上至体制下至草根社区,解决问题没有点石成金的可能。宽阔的普及面才有机会拾级而上,逐步提高是唯一的发展路径,1994年方推行“百年大计”的日本足球便是最好的例证。
       
    “用足球,让地球更好!”这是我对国际足联使命口号的个人诠释。只要在球场上围绕足球发生的每一件事,无论好坏都是足球的一部份。对待比赛,赢得起也要输得起,才是一种成熟的足球文化。
        
    球迷期待广州富力重归越秀山收获胜利的迫切心情可以理解,要相信俱乐部有能力走出困局。富力球迷的忠诚和支持让球队感受到“你永不会独行”的激励,在此特借《狮子山下》这首歌勉励广州富力球队和球迷——越秀山上代表胜利的旌旗,随时伴著胜利的欢呼再度飘扬!


    广州足球的审美演变
        
    上文提及的“广州波”,是叔伯辈口传广州“波经”中的一个术语。
        
    话说1920年代的广州,三六九等球迷喜好围观足球赛。每当球员踢出一脚冲天炮,初哥球迷无不拍烂手掌大叫“好波”。但有懂球之人则从旁冷嘲一句:“车!广州波!”就这样,“广州波”成为广九地区球迷明贬“高而不远”浪踢的一个代名词。
        
    随文抛砖引玉,话说广州民国时代早期用于足球比赛的一个场地,位于文明路的中山大学旧址。当时东较场(省体场)和观音山(越秀山)的球场都尚未兴建。中山大学球场乃沙地,又短又窄不合规不在话下,特别的是中场边种有大树一株,边路球员每逢此树均要绕树而行成为球场一大特色。尽管场地条件简陋,当并不妨碍广州人当年的足球热潮。
        
    民国17年(1928年),广州开始设立甲、乙、丙组分级联赛。1931年马来西亚华人代表队参加在香港举行的第四届“和和杯”(东南亚华人足球锦标赛)后顺道回穗观光作赛。他们和广州联队友赛后特赠大银杯一座,这个奖杯定名“马来鼎”,后来作为广州每年一度的锦标赛事。
        
    为了尊重奖杯赠主之意,当年广州警察局局长欧阳驹慷慨出手大力支持足球,特别在惠福路大佛寺前的空地上,建立了广州第一个具规模的足球场,东南西三面以竹棚搭建看台方便球迷观赛。第一届「马来鼎」的参赛球队有十多队,除决赛两队中山大学和岭南大学之外,还有警察、陆军、空军和强华等社团强队。结果决赛中,有南华猛将冯景祥押阵的中大队,一球小胜有中华虎将陈光耀领军、徐亨(前中华台北奥委会主席,篮足排游泳皆精)把关的岭大队。
        
    由于大佛寺球场交通便利,每逢比赛惠福路车水马龙。不但场内爆棚,连场外四周的天台、骑楼和屋顶都被球迷占据齐齐“趁热闹”,哗啦哗啦,你呼我拥,“广州波”一词也从这里声名远播。
        
    可见,广州人喜欢看足球的历史十分悠久,而且审美标准也是经历了长时间的演变。这就是“足球文化”,与输赢无关。
        
    前段时间富力作客天津,旅途波折,直到开赛前一小时才集齐人马。赛后斯托伊科维奇回答记者问及“如果天津权健遇到富力碰到的同样问题,您会怎么做?”他回答说:“我的答案是会接受天津提出的任何提议,我们会无条件支持天津的要求。我们是永远保持的绅士的形象,彼此尊重。”
        
    斯帅此答,又令我联想起一句德国谚语:“足球!可以让孩子长大成人,也可以让蛮汉转变为绅士。”

    上一篇越秀山情怀 —— 任炜雄:越秀山和省港足运沉浮

    下一篇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