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登录 | 注册

越秀山情怀故事首页    >    越秀山情怀故事

关注富力公众号

官方APP下载

iOS客户端请前往 APP商城搜索“广州富力”

中超积分榜

排名球队
1广州恒大
2上海上港
3天津权健
4河北华夏
5广州富力
查看更多

中超射手榜

排名球员
1扎哈维
2武磊
3 拉维齐
4 高拉特
5斯蒂夫
查看更多

    越秀山情怀 —— 任炜雄:越秀山和省港足运沉浮

    来之:富力足球俱乐部      时间:2017-06-27      点击:379

    作者介绍
    任炜雄,职业球员生涯分别效力过愉园、流浪、南华、天天、驹腾和发景。1981年入选香港青年队和代表队,1990年代表香港参加北京亚运。退役后曾担任港队守门员教练。之后曾在东莞东城、深圳寅午和宝新担任教练工作,也曾经为职业球队作亚洲赛事的对手分析工作,2006年成功协助东莞东城以香港公司联华国际的名对加入港甲。2009年率领屯门普高顶替华家堡出战港甲保级成功。目前,他在东莞横沥镇开展青训工作,在省港两地之间积极推动草根足球。
    越秀山体育场是我的“祖场”,同时我又在香港足坛浸淫了近30年,近年也在国内致力青训事业,一直十分留意省港两地足运的动向。可以说,越秀山就是两地足运沉浮的见证者。

    最近,香港足坛最震撼的新闻莫过于老牌豪门南华会因为无力经营,来季退出港超联赛自贬到港甲。消息传出后,香港足坛70年代的首席中锋钟楚维先生发出哀叹——“老牌球会跪下了!”

    1983年,愉园队在越秀山集训比赛


    曾记否,上世纪7、80年代的香港是亚洲第一职业足球之地,当年百家争鸣,诸如南华、精工、宝路华、依波路、快译通、好易通、加山、怡和、愉园、东升、公民都各领风骚,可惜如今悉数消失于香港顶级联赛的舞台。 
    反观如今越秀山体育场不但古风犹存,而且富力活跃于中超舞台,重扛“南派足球”的旗号,实在令我感到无限唏嘘。


    72年流浪来访越秀山之战回忆
    1972年,作为当时亚洲职业足球劲旅,香港流浪队北上大陆进行系列访问比赛,是文革后中港足球交流的始作俑者。流浪来访首战就是在越秀山与广东队作赛。当时我全家尚未搬进越秀山,为此我特采访了两位亲历当时情景的香港足球代表人物。
    出身流浪、成名愉园的香港著名中锋钟楚维回忆道:“流浪队当年由苏格兰人毕特利(香港职业足球发起人)带队,门将有英援卡胡礼,华人名将有黎荣富、宗启明、邓鸿昌、郑国根(香港职业球员年薪达100万的纪录保持者郑兆聪的父亲)、郑国威两兄弟、郭家明等。”

    1980年,香港功勋球员钟楚维(后排左五)的告别赛,后排右四为作者


    当年流浪队队长、至今举国皆闻的郭家明则准确说出当年流浪的三名外援:“守门员卡胡礼,中卫罗拔臣和中锋姆伦。”郭家明还形容了他对当时越秀山体育场感觉:“两面看台比香港大球场还要陡斜,满座的球迷相当狂热,场外停泊了密密麻麻的自行车。”
    钟楚维对当年一役的不少细节还记得很清楚:“那场比赛对我们而言是一次从未有过的新鲜体验。战况是我们先攻入一球,但最终结果是我们负1比4。当时广东队也是第一次和香港的球队比赛,感觉踢法上有点粗野。那场比赛由当年广州第一金哨扈光执法,我只踢了30分鈡就因伤换出。我觉得广东队当时好像不太懂国际赛例,后来继续和国内不少球队交流,感觉他们普遍踢法硬朗,甚至犯规粗野。不过,日后中港之间访问比赛交流多了,国内球队的踢法也慢慢有了很多改变,广东队的球员在个人技术上也有极大的进步。”


    个人最大遗憾未能省港杯上场
    对于中港足球的推动,不能不提的一个人当然是霍英东先生。作为7、80年代的香港足球总会会长,自1974年伊朗德黑兰亚运会到1976年亚洲杯外围赛(香港),从1980年重返世界杯再到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他为协助中国体育和中国足球重返国际舞台立下汗马功劳。

    上世纪80年代初,苏永舜执教的中国国家队在越秀山集训后到香港参加世界杯外围赛


    70年代,霍英东先生大胆突破国际足联的封锁禁令,破天荒引入西德奥运队到访中国,以及邀请当时不受国际足联管辖的北美足球联赛标杆球队宇宙队(当年阵中的有贝利、碧根鲍华、尼斯坚斯和阿尔伯图等等世界名将)来华表演。1979年,霍英东先生更一手创立了如今成为大陆地区最长寿赛事的省港杯,为中港全面交流披荆斩棘、呕心沥血。

    省港杯第1、2届的省队主场均设在越秀山,图为本文作者对第二届省港杯首回合比赛的赛况记录


    我个人在省港两地都亲眼目睹了省港杯的漫长发展,对这项赛事尤其有感情。在港17年的职业生涯,虽然幸运地代表愉园队在越秀山“祖场”展开职业生涯的第一战,但多年来梦想在越秀山能举起省港杯未能得愿以偿,只有在1993东较场随香港队以后备身份领奖。2009年,省港杯暌违多年后终于重返越秀山,我带着儿子随香港足总访问团临场观战,百种思绪用上心头。
    如今目前眼看祖国足球一日千里,反而香港足球裹足不前,如霍老泉下有知,实在不知如何形容是好。


    为富力推动省港足球魄力点赞
    去年在富力决定派队参加香港超级联赛。当时此举的确让我感到担忧,因为香港足总为富力设定参赛的苛刻条件。
    来届富力除了借为一线队练兵之余,以市场为主导,以促进粤港两地同饮东江水的唇齿关系,坚持参赛任重道远。没有人可估计来届的香港足球走势,谨望富力经一年的参与,为下个球季作好各方面的准备,通过比赛的表现争取球迷的认同,赢得各方的尊重。


    搞足球须要有“扎根”的耐心
    现在,我基本每周一趟跑去东莞横沥镇开展青训活动,在我的心目中就是“寻根”。横沥在旧广九铁路线中间,有百年牛墟等传统风物,而这里更是一位中国足球前辈——黄美顺的故里。
    黄美顺当年在香港南华会出道,有“坦克”之称,随李惠堂参加过1936年柏林奥运会。其子黄世英在港是我的邻居,因为生于1936年正值柏林奥运之年,所以他被父取名为”世英”,世运英雄也!他曾慷慨与我分享有关他父亲的故事和历史照片。

    本文作者在东莞横沥开辟的“黄美顺足球博物馆


    因此,在得到各方大力支持下,我在横沥镇把昔日广九铁路横沥站的前工人宿舍旧瓦房改建为一个以世界华人足球历史为主题的”黄美顺足球博物馆”。这里的故事,日后我也会和读者分享。如果你是热爱中国足球的人,相信这里是一个能让你沉淀和反思的地方。
    同样,越秀山是省港大足球文化的共同之“根”,我们有道理把这个“根”保护好,一直传承、“扎根”下去。随着条件成熟,将来越秀山体育场一定要修建“广东足球博物馆”。
    足球是我的生命、我的信仰,只有相信才会坚持。
    虽然中国足球走过不少弯路,但如今得到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以及政策上的配合支持,今天的中国资源充足,有世界众多成功球会的成熟系统以及香港足球衰落的过程教训作借镜,在拥有自我独特民族文化氛围中,无须摸著石头过河,只要尊重现代足球的发展趋势,营造可让全民参与的足球环境,合理搭建不同形式的足球平台,中国足球一定能进入世界先进行列。

    上一篇越秀山情怀——任炜雄:那一年,广东队击败西德国奥

    下一篇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