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2021-06-29 14:57:21     来源:富力足球俱乐部    
欧洲杯|斯文森在乌克兰的惊魂24小时

广州城官方微店上线啦!

十周年专属产品已经登场

赶紧搜索微信小程序 广州城FC 进店选购吧


©北京时间明天凌晨3点,欧洲杯1/8决赛,

欧洲五星球场,格拉斯哥汉普顿公园球场,

瑞典VS乌克兰  #viärsverige#

大战在即 · 赛前

©格拉斯哥当地时间6月28日上午10时许,

瑞典队抵达苏格兰格拉斯哥国际机场

©格拉斯哥当地时间6月28日下午5时许,

瑞典队在汉普顿公园球场完成赛前适应性训练

「故事 · 斯文森在乌克兰」

事实上,关于乌克兰,瑞典大将斯文森有着他的独家记忆。对于这位身高6英尺,体重176磅的硬汉来说,这可能是他人生中永生难忘的回忆。

2010年夏天,斯文森加盟当时的土耳其劲旅布尔萨体育。斯文森在日后回忆,他在布尔萨,真正意义上见识到足球运动的热度。虽然这是一座位于土耳其西北部,距离伊斯坦布尔100英里(约161公里)的城市,但“在这里,足球是疯狂的。”

斯文森在美国西雅图巴拉德区的北欧博物馆

2012年,为了参加更高水平的联赛,斯文森离开布尔萨,转投位于乌克兰的塔夫里亚,这是克里米亚地区史上最成功的俱乐部之一。十年前,他们位于乌克兰足球超级联赛的行列(当然,由于各种关系,塔夫里亚如今已跌至乌克兰乙级联赛)。

时年25岁的斯文森,租住在辛菲罗波尔市中心,这里是克里米亚半岛的首府,距离黑海海岸线非常近。他的公寓很宽敞,漫步即可到达咖啡厅。对于年轻的斯文森来说,这似乎与他在其他城市的生活并无两样。

点击图片购买斯文森广州城正版印字球衣


但2014年,一声枪响打破了他生活的平静。

2014年3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与克里米亚议长总理及萨瓦斯托波尔市市长签署了克里米亚入俄条约,也是从签署条约的18日起,原属于乌克兰的克里米亚以联邦主体的身份加入了俄罗斯。

一天,持枪的亲俄民兵占领了斯文森所在的辛菲罗波尔市,他们控制了这座城,接管了机场和市区,在居民区的屋顶,甚至有狙击手待命。当时,斯文森的女友萨拉定期都会从瑞典到辛菲罗波尔探望男友。

斯文森与女友萨拉完婚,这是他人生中最美妙的时刻

这一天,她也在。同时来的,还有萨拉的父母,这是他们第一次到乌克兰。他们计划在这里待上10天。

“尽管民兵来了,我们依然过着正常的生活,”斯文森并不恐慌,他没有感受到危险的存在。他想带萨拉的父母好好游一下乌克兰,“这是个美丽的地方,尤其是这里离黑海那么近。”

但当他们来到的时候,一切开始升级。

在一场友谊赛后,斯文森收到了上百条短信——原来,普京已经宣布他打算派遣本国军队。斯文森意识到事态正往非常严重的方向发展。他非常担心女友萨拉一家的安全,立即通知球队安排车辆接他们离开这个地区。球队很快响应。

随后,塔夫里亚的六位来自国外的队友询问斯文森是否可以将他们的家人一起接走。稍微年长的斯文森立即与俱乐部沟通,他们需要一辆更大的巴士。塔夫里亚迅速安排了一辆大巴,并指派了专门的安保人员负责球员家属的人生安全。

他们计划驱车七个半小时逃离克里米亚,前往顿涅茨克。在那里,各自登上回国的航班。

在巴士驶出克里米亚之前,巴士被停在了一个民兵检查站。此时正值黑夜,全副武装的男子登上巴士,脸上闪着手电筒,要求乘客出示护照和旅行计划。

车队的安保人员最终安抚了民兵,大巴继续前行。

斯文森形容这是他人生中经历的最可怕的时刻,“他们用最大的枪支指着整车的人,这相当可怕,那些记忆永生难忘。”

斯文森与爱子查理

“一般来说,我并不害怕事情。我会和任何想和我打架的人打架。但那一刻,我很难形容。我没有过这种感觉。我无法控制发生了什么。”

在那之前,斯文森适应环境的能力一直很强。他从事足球运动,但事实上在他年少时,也是哥德堡名气不小的网球明星——这是一个孕育了比约·博格的国度,斯文森深受影响。他13岁就去了法国戛纳,在那里他生活了9个月。他会多种语言... 2016年,他到了中国,漂泊一年后飞往大洋彼岸的西雅图。

自始至终,他都是个那个勇敢,有担当的男人。

今夜,瑞典将迎来他们十七年以来的,
第一场欧洲杯淘汰赛比赛。
让我们祝瑞典好运,祝斯文森好运。


部分图片来源©Instagram & Twitter & Sounders FC

部分资料来源《西雅图时代》记者Geoff Baker


——————END

热门资讯
赛事信息